设为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一生热爱倾大地——原国家土地管理局局长王先进的土地情缘

发布时间:2018-01-30 10:32文章来源:中国土地学会 打印

20171214日凌晨,原国家土地管理局首任局长王先进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他被组织上称为中国当代土地管理制度的开创者和优秀领导者,其实他更是一位赤子,把汗水洒在脚下的土地,把热爱融进脚下的泥土,献给了土地上的人民。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依然情牵土地,留下“保护土地,人人有责”的嘱托。

他的一生像一首饱含深情的长诗,述说着他与土地的不解情缘。

因为热爱,他和老百姓一起在土地上挥汗如雨

先进书记在常宝村带领大家改良土壤的故事流传下来,“先进大坑地”如今虽然已被填平,修了路,种了树,但依然是村里男女老少人人皆知的地点。

1975年初冬的一天下午,通辽县(今通辽市科尔沁区)余粮堡公社常宝村的村民正在田里劳动。泥土有些上冻了,西风吹来,刺骨的寒冷。这片畦田还没修完,眼看天就黑了。这时,不远处的公路上停下三辆吉普车,一个大个子带着七八个人,个个扛着铁锹,走进田里,二话不说就和大伙儿一块干起活来。这大个子就是时任通辽县委书记王先进。

那年秋天开始,通辽县轰轰烈烈地开展起“秋翻地,修畦田,打井,改良土壤”行动。县领导带头到生产队当社员,参加劳动。县委书记王先进成了常宝村第一生产队的一名社员。

常宝村土地贫瘠,以盐碱地和白沙土地为主,农作物收成不高。王先进一到村里,就开始琢磨改良土壤的事情。通过调查研究,他提出了符合当地实际的方案,简单来说就是:在盐碱地里掺加沙子,在白沙土地里掺加黑土。改良土壤的试验在常宝村拉开了序幕。

当地不缺沙子,可黑土不好找。王先进和第一生产队队长王德会一起,沟沟坎坎地去寻,终于在辽河大堤南侧找到了一个废弃的黑黏土岗子。他们十分兴奋,决定把这宝贵的黑土资源,全部搬到田里去。

于是,当年的冬闲变成了冬忙。除了有时一些公务必须要到县里处理,大多数时间,王先进都吃住在村里,和村民一起“大干一百天”。当地老百姓的习惯,冬天一天吃两顿饭,早晨九点来钟吃早饭,下地干活,三点来钟就收工回家。王先进就和大伙儿商量,改变一下作息习惯。他找来会吹小号的第二生产队队长韩总录,每天早晨七点准时吹起床号。早晨天还没完全亮,社员们就出工了,午饭在地里吃干粮,收工回到村里已是繁星点点。

王先进经常四点多就起床了,利用这段时间,他可以处理文件,研究工作。村民们下地时,他也跟着一起下地。接近一米九的大个子,扛一把铁锹,虽然已经40多岁了,干起活来不输给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常宝村的村民们至今还记得王先进劳动的情景:在挖黑土的大坑里,王先进抡起铁镐,挥起铁锹,虎虎生风,虽是寒冬,汗水依然顺着脸颊流淌。第一生产队有个叫侯永才的小伙子,和王先进一块干了一天活,收工回到家,他才知道那个干活比自己还快,笑着和自己聊天的人竟是县委书记。

吃过晚饭,王先进总是要和村民们聚在一起,他乐意听老百姓讲家长里短,乐意听大家提意见建议,乐意知道大家心里的真实想法。有时开会部署工作,直到深夜,在几人同住的小土房里,王先进一躺下就能睡着。

那时,驻村劳动的县领导,实行到村民家里吃饭,由生产队指派,每天轮换一家。村民们为了表达对先进书记的尊敬,总会提前准备家里最好的食物。王先进坚决反对这样做,他组织一同下乡劳动的同志成立了一个小伙房,自己做饭吃。有时县里的同志送鸡蛋过来,王先进也都让退回去,他说:“老百姓都吃不上鸡蛋,我们不能搞特殊。”

一个冬天热火朝天的劳动,黑黏土岗子先是被挖平,又被挖成一个500多米长、50多米宽、5米深的大坑。挖出的黑土全部掺加到常宝村的农田里,原本白色贫瘠的泥土,泛出了富饶的棕黑色。常宝村1000多亩农田的平均亩产,从450斤提高到900斤以上。后来,村民们亲切地称挖黑土的地方为“先进大坑地”。先进书记在常宝村带领大家改良土壤的故事流传下来,“先进大坑地”如今虽然已被填平,修了路,种了树,但依然是村里男女老少人人皆知的地点。

用沙子改良盐碱地的做法在常宝实验成功之后,先在河对岸的村庄推广开来。那个村子大部分田都是盐碱地,用这种做法全面改善了土壤的种植条件。随后,王先进又召集全县在那里开现场推广会。渐渐地,通辽县开始流传一句谚语:“沙子盖碱,赛过金板。”

王德会说他永远也忘不了1976年的那个金秋。那年引进的新品种高粱在改良过的土壤上获得了大丰收。他和先进书记站在常宝村的田边,看着饱满的高粱穗在朝阳里闪着红光,满脸都是幸福。王德会说他永远也不会忘记1976年的那个初夏,先进书记大清早就带着他们去地里追肥,不一会儿,胸口的衣服就被露水和汗水浸透。先进书记一边干活一边给大伙儿鼓劲,笑声爽朗,目光坚毅。

因为热爱,他在1987年就提出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

首次全国土地管理局长会议召开,王先进亲自主笔会议讲话材料,提出了自己的一套思路。大家都感叹:“这个局长懂土地。”

1985年,我国的耕地面积净减少1500多万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耕地减少最多的一年。在全国农业工作会议上,时任吉林省委副书记的王先进作了题为《防止粮食生产萎缩的几点建议》的发言,对耕地减少的忧虑溢于言表:“包产到户释放出巨大的生产能力,加上那几年气候条件好,粮食连年丰收。但包产到户以后,政府对农业投资和农业生产资料企业补贴减少,当时粮价也比较低,极大地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六五’期间耕地年均减少700万亩,为了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加强耕地保护刻不容缓。”

那时,农业部管耕地草地,建设部管城镇用地,土地分治,部门之间协调存在诸多问题。耕地面积减少,粮食产量下滑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许多专家学者建议成立一个专管土地的国务院直属机构,同时也提出制定土地管理法律。

198632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土地管理、制止乱占耕地的通知》下发,同时决定成立国家土地管理局作为组织保障。625日,《土地管理法》颁布实施。标志着我国的现代土地管理制度建立起来。当年727日,王先进抵达北京,就任国家土地管理局首任局长。81日,国家土地管理局正式挂牌办公。

三十几个人、一部电话、三部车,这便是国家土地管理局创建伊始的规模。局里每年的经费,除去房租所剩无几,机关食堂是“白菜豆腐汤”,成了国家直属机关的“最贫困户”。尽管王先进多年来在不同领导岗位上,一直关注土地,注重抓农业生产,但是专职的土地管理工作,他还是个外行。坐在国家土地管理局首任局长的位置上,他的压力可想而知。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熟悉土地管理,做个称职的局长,对党中央、国务院负责,对全国人民负责。

那时,王先进住在吉林省办事处,他找来几本土地管理专业书籍,每天下班后,就在宿舍里捧着书读到深夜。一边读,一边思考,记笔记。这样学了一个多月,他总算了解了“地籍管理”“规划管理”等业务的具体内容。紧接着,首次全国土地管理局长会议召开,王先进亲自主笔会议讲话材料,提出了自己的一套思路。大家都感叹:“这个局长懂土地。”

王先进提出,国家土地管理局要“树两面旗帜”,一面是耕地保护,另一面是土地使用制度改革。耕地保护,是出于长远的战略考虑。王先进清醒地认识到,中国人多地少,耕地更少,管全国土地,必须有全盘考虑,只有战略问题考虑清楚了,才能防止出现难以挽回的错误。

1987年春天,王先进在土地学术报告会上,做了题为《我国土地管理战线的形势和任务》的报告,第一次提出保18亿亩耕地的建议。19892月,他专门写了一篇题为《我国耕地现状、发展趋势及对策》的文章,由时任国务委员宋健推荐,在《人民日报》《科技日报》上相继发表。这篇文章详细分析了耕地与人口的关系,论述了保护耕地的重要性,提出了在保住18亿亩耕地的基础上,提高耕地质量和农业科技水平,扩大耕地外的食物来源,提倡粮食适度消费和提高饲料转化率,继续控制人口数量,只有这样,才能使15亿~16亿人吃得饱,或吃得好。

1989年,国家土地管理局和农业部在湖北荆州地区召开全国第一次基本农田保护会议,确定建立以划定基本农田保护区为基础的耕地保护制度。1994年,全国人大通过了《基本农田保护条例》,基本农田保护有了法律保障。

王先进上任国家土地管理局局长3年内,全国清查出违法占地案件650多万件,收回土地50万亩,追究行政责任303人。与此同时,全国土地管理机构在职人员达到15万人。全国耕地急剧减少的势头得到有效遏制,新时期土地管理事业平稳起步,步入正轨。

因为热爱,他竭力推动我国现代土地管理制度的建立

那一天,王先进走进人民大会堂,当面回答了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常务委员的问询。“我们出让的是土地使用权,不是土地所有权,更不涉及主权问题。即使是出让的大宗土地,所有的行政、司法事务都属于我国管辖。”最终,提出质疑的人大代表、政协常务委员都被王先进说服了。

1987121日,深圳市公开拍卖了一宗面积8588平方米地块50年的使用权,敲响了新中国历史上土地拍卖“第一槌”,标志着中国现代土地管理制度和土地市场的诞生。王先进正是这次历史性突破主要的推动者之一。

就在这次拍卖一年前,刚任局长4个月的王先进到深圳调研。深圳特区的改革发展现状和当地同志一句“没有土地市场就没有完整的商品经济体制”让他受到启发,意识到建立土地市场势在必行。回京后,国家土地管理局马上开始调查各地研究试验的情况,形成了推动改革的意见。1987年初,国务院召开专门会议研究城镇土地出让事宜。王先进在会上提出三点意见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第一,出让的是土地使用权,不是所有权;第二,出让土地要有一定年期,不是无限期的,到时无偿收回;第三,要按不同年期收取一定的租金。会议决定由国家土地管理局和国务院法制办组织试点。经过反复调研,多次讨论和征求意见,198711月,国家土地管理局向国务院提交了试点报告,明确试点的7条原则和试点城市。

试点工作进展很快,深圳“第一槌”敲响后,上海、福州、厦门等多个城市、更大面积的土地实现了出让。这时,反对的声音出现了。一些专家、学者等对将土地出让给外资企业表示强烈不满,认为这与过去外国在中国的租界没有什么两样。他们以各种渠道和方式,向有关部门提出质疑,要求限期答复。

王先进陷入了空前的质疑和压力中,但他坚信自己的选择,因为他身体里流淌着改革创新的血液,因为改革创新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在通辽任县委书记时,王先进意识到当地普遍采用的大水漫灌方式太浪费水,就利用在常宝村劳动的机会推行喷灌试点。他和村民们到公社的农机厂研究制造喷灌机器,每造出来一款,就拿到田里去试验,再根据实际效果改进。最终,他真的成功造出了喷灌机器,并在通辽全县推广。1977年,全国喷灌工作现场会在通辽县召开。1980年,在通化地委任第一书记时,王先进带领大家推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改革。集体财产如何分配,是改革中面临的问题。王先进和农民一起商量、研究,采取因地制宜的方式。在平原地区,平分马和农具,把拆成零件分掉的拖拉机重装好,分给技术好的专业户;长白山地区林子多、人参多,就实行股权制,队里每人一股,把林子承包出去,赢利之后按股分成。实践证明,这些做法给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这一次,王先进同样认为,改革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会很快显露出来。国家土地管理局代国务院起草了一份土地改革工作的情况说明,阐述土地使用制度改革的原则和改革试点的成效。文件发出后,王先进又当面接受质询。那一天,王先进走进人民大会堂,当面回答了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常务委员的问询。面对一些与会者提出的尖锐问题,王先进从容耐心地一一作答。“我们出让的是土地使用权,不是土地所有权,更不涉及主权问题。即使是出让的大宗土地,所有的行政、司法事务都属于我国管辖。”最终,提出质疑的代表、常务委员都被王先进说服了,认识到改革的本质和意义。

1988年,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土地管理法》,取消了土地不准出租的条款,明确“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1990年,国务院出台《城镇国有土地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改革从试点推向全国有了重要的法律保障。但由于我国长期实行土地无偿无限期的使用,造成人们不认为土地是资产,基本没有土地资产和土地市场的观念,阻碍了改革的推广。王先进想到先从转变市长的观念入手,市长想通了,改革就好办了。经请示中央组织部批准,国家土地管理局多次举办全国土地使用制度改革市长班,把各地市长请来,请懂理论、专业、政策的老师讲课,请试点城市介绍经验,并组织现场参观,市长们的观念认识很快有了转变,改革在全国迅速推广起来。

卸任国家土地管理局局长一职后,王先进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环境资源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土经济学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长,他从未暂停对土地管理工作的关心和思考,为国土资源事业改革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20171214日凌晨,一个慈祥和蔼的老人离开了我们,一个可亲可敬的当代土地管理制度的开创者和优秀的领导同志离开了我们,一个为共和国树下丰碑的功臣离开了我们,一个土地管理领域的专家离开了我们。但他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很多,他的微笑、他的话语、他的恩泽、他闪光的观点、殷切的嘱托,以及他倾注在这片大地上一生深深的热爱。(王少勇)

相关文档
 
通知公告
网站导航
国土资源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国土资源科学技术奖励系统中国土地勘测规划网中国城市地价动态监测中国国土资源法律网中国土地市场网
中国土地网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皇家特许测量师学会国际测量师协会(FIG)中国土地估价师协会中国地产投资网中国土地挂牌网

主办:中国土地学会 技术支撑和协办: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

Copyright:emoji:1999-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47686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