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6.25土地日 > 网上论坛 > 第十四个全国“土地日”
 
第十四个全国“土地日”

土地整理要重视文化景观建设和农民参与

发布时间:2013-07-08 15:37文章来源:中国土地学会 打印

  历史上的重大变革每每与土地有关。在古代史中,农业社会的很多转折点都由“耕者有其田”的抗争所驱动。在现代史中,土地革命成为开创新中国的一大动力;土地承包制、土地有偿使用制打破了极左政治和计划经济的坚冰,成为改革开放最早和最重要的突破口。在现在的新形势下,我们又在土地上做的文章,称为“土地整理”。说这些似乎扯得太远,无非是想提醒土地整理的决策者和操作者要有点历史感。

  一、土地整理需要重视保护历史遗产和自然遗产

  众所周知,土地整理古已有之。我们既有井田制、都江堰那样的传世佳作,也有“大寨田”那样的愚昧败笔。如果把旧城改造也看成土地整理,教训更是不胜枚举。江南某城市在改建中填河造路,把好端端一个水乡古都“整理”得不伦不类,投入巨资的结果是葬送了一个非同寻常的世界遗产。这不仅断了几千年的文脉,在经济上也是无效甚至是负效的。当看到山西平遥和云南丽江因为完好地保存了古城风貌而通过旅游业和文化产业大赚其钱时,这个江南城市悔之晚矣。遗憾的是这种蠢事仍然在其他地方继续重演。

  在农村土地整理中,保护历史遗产和自然遗产同样是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作为整理对象的旧村落、墓葬地以及所谓荒地、荒水,可能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和生态服务功能。例如,一座很不起眼的坟堆,由于有树木、有野草,在整个物种单一化的农田生态系统中就是一个难得而重要的生物多样性孤岛;一条被视为生产障碍的荒水沟,不仅有耕地所不具备的生物多样性,而且是农田景观中的生态廊道,它们对维持农田生态系统的稳定和平衡都具有重要意义,千万不要轻易“整理”掉。

  进而言之,要把土地整理也看作一种生态建设和文化建设事业。曾在成都附近的新都看到一片农田中有“望稼亭”,那是先民“土地整理”的杰作,一个令人流连忘返的好景致。最近报载“曲阜将文物景观与生态农业融合,发挥人文优势,开发特色旅游”,这提供了土地整理的一种新理念。如果将土地整理成锦绣田园文化景观,使之具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类的文化韵味,岂不功德无量?

  我国在向小康全面迈进,土地整理不仅是为了增加可用地、提高土地生产力、减少生产成本等,而且也应为满足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做出贡献。在粮食安全程度逐步提高,人们温饱已不成问题的现在,也到了有能力顾及这种需求的时候。

  我们欣喜地看到土地整理的投资逐渐增多。有钱自然是好事,但有时也使人胡来。前面提到的江南某市,是开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地区,有钱想办大事,急于实现现代化,愿望很好,但当时对现代化的理解流于肤浅,缺乏远见,导致现在后悔不迭。反观平遥和丽江,在举国上下大兴土木时也不可避免有使城市“现代化”的冲动,但实在是无钱、无力改造旧城,只有无为。但现在看来,这种无为到成了好事,不仅历史遗产幸免于难,还带来滚滚财源。拿到土地整理项目经费的地方,是否可从这里得到一些启示呢?

  二、土地整理需要了解当地历史文脉农民自觉参与

  以上所说,涉及到土地整理的目标。现在所定的目标一般都无可非议,但常常不完整、不全面。一个原因恐怕是公众参与不够,土地整理不仅需要熟悉工程、生态等方面的人士,也需要了解当地历史文脉的人士,尤其需要农民自觉地卷入。

  说到农民,列宁曾尖锐地指出,旧俄时代的“土地整理只对强者有利,对贫民则是一种致命的伤害,土地整理是一辆战车,强者坐在上面,失败者在轮下”。我看此话仍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因为农民、农业、农村在我国依然是弱势群体、弱势产业、弱势社区,“三农”问题是当前中国发展中最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和紧迫问题,解决之道在很大程度上恐怕还要以土地为突破口,土地整理应该为此做出贡献。

相关文档
 
通知公告
网站导航
国土资源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国土资源科学技术奖励系统中国土地勘测规划网中国城市地价动态监测中国国土资源法律网中国土地市场网
中国土地网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中国土地一级开发网中国土地利用规划网中国土地估价师协会中国地产投资网中国土地挂牌网

主办:中国土地学会 技术支撑和协办: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

Copyright:emoji:1999-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47686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